在萨拉戈萨与马塞利诺的关系

“我学会了说一些单词,我记得‘请来两杯啤酒’。”

“马塞利诺是很强硬很严肃的教练,他有的时候很快就会发火。但是我很喜欢,他很优秀。我记得他跑来问我西语课上得怎样了,我就只能笑笑然后点头。”

西语方面的问题

之后前往西班牙加盟萨拉戈萨

效力利物浦时曾接近加盟皇马,但因为皇马主帅不同意,最终去了朴茨茅斯

阿森纳青训,首次首发就戴帽

“我那时候拥有英格兰球队的报价,但是当我的经纪人告诉我我有机会去西班牙时,我说:‘哇,有意思’。我认为我的球风会很适合西班牙足球。我在萨拉戈萨就像一位球星一样,之前我从没有被那样介绍过。那是我没有想象到的场景。萨拉戈萨的球迷很期待我的到来,这让我很意外。”

为了赶火车将自己的保时捷跑车扔在车站

“当我在利物浦时,皇马在我合同还剩下一年的时候来找我,我的经纪人拿着报价去和利物浦主席谈,主席答应了这笔400万欧元的转会。但是皇马主帅胡安德-拉莫斯不知道这笔转会交易,然后我们才发现他叫停了这笔转会。我从本可能加盟皇马到最后去了朴茨茅斯。真是个巨大的转变。”

“我当时必须得赶上去马德里的火车,这是为了之后飞往曼彻斯特并且与斯托克城签约。那是8月31日,我当时已经差点要错过火车了。如果我错过那趟火车的话,那一切都要结束了。

1月7日讯 在接受《阿拉贡日报》的采访时,前利物浦、阿森纳球员彭南特表示:“曾以宿醉状态为阿森纳出战还戴帽,本同意从红军转会至皇马,结果因为皇马主帅不同意,最终我到了朴茨茅斯。”

然后我告诉他不用担心,那车钥匙就在里面,那个可怜的翻译惊呆了:‘一辆门开着的保时捷!你疯了吗?’。”

所以我就把保时捷跑车直接扔那儿了,钥匙就直接丢在车子的置物箱里。我知道自己以后会回来取的,我没有那么糟糕,不会扔掉一辆这么贵的汽车。我叫我的翻译费尔南多去车站取车并且交停车费了,之后他支付了快500欧元。

“我之前的生活方式很多次都让我付出了严重的代价,虽然说其中有些时候还是没有。我记得我代表阿森纳首发出战的首场比赛是对阵南安普顿,我当时才19岁,赛前的晚上我决定去一个派对,我记得比赛当天早上我是在麦当劳吃的早饭,那是最糟糕的赛前备战了,虽然我宿醉很严重,但是那场比赛我完成了帽子戏法。”

旧将:曾宿醉状态为枪手戴帽,本能去皇马却去了朴茨茅斯

上一篇:鄱阳湖畔的渔民:这些年越捕越穷,禁捕前已遭遇寒冬    下一篇:Goal:去年夏天开销太大,阿森纳在冬窗可能只是租借补强    

Powered by 龙珠体育直播在线观看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